桑笔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 正文 295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小......小绒球?”

    陆瑶瑶用眼神询问容徽当下什么情况,脑袋发懵。

    容徽抬手,“起来。”

    众妖魔看了看容徽,再看陆瑶瑶纷纷举起刀枪斧戟等兵器,厉声道:“修道者,纳命来!”

    陆瑶瑶明艳的脸一沉,青霜剑杀气肃然。

    “住手。”

    流云一横,仙气盎然的流云仙剑如燃烧的太阳刺得众妖魔睁不开眼睛,纷纷退避三色,不解的望着容徽。

    “少主这是何意?”

    为首之人白发白眉,她肤色雪白,唇,眼珠,乃至手背上的血管都是白色,仿佛是纯白色雕刻出来的傀儡。

    容徽寒冰碾碎的双眸钉在她身上,精致漂亮的脸不威自怒道:“你在教我做事?”

    “属下不敢!”白发白眉之人扑通跪在地上低头认错,“方才天生异象,似乎是哪个大能撕开了时间裂缝正好落在仙灵圣地,属下照例巡查遇上了这个修道者,未曾发少主在此,打扰了少主的清静,还望少主海涵。”

    容徽听她长篇大论的解释,心里烦躁,“滚。”

    那人声音一颤,沉默半响,带着一众妖魔若有所思的离开。

    待妖魔鬼怪走光了,陆瑶瑶收好本命仙剑好奇道:“小绒球,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你怎么可能是妖魔族的少主?还是说你和他们的少主长得一模一样?”

    容徽身世清白,她上剑灵派之前是勋贵之后,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剑灵派虽然也有妖族弟子,每个弟子都是经过遴选,秉性纯良之人,与刚才那些妖气爆棚的妖族之人有天差地别。

    这些妖魔开口说话时,嘴里的腐臭味险些把陆瑶瑶熏晕过去。

    “这件事解释起来很麻烦。”容徽神色凝重,“瑶瑶,劳烦你去一两个妖怪问问妖魔族少主的生平事迹,我在这儿等你,我的脑子有点乱,想冷静冷静。”

    陆瑶瑶咽下喉咙里的千言万语,叮嘱容徽照顾好自己,她去去就回。

    人走后,容徽走到花树下凝出一个结界,放开神识感应另外两个分身。

    当年容徽的本体修到渡劫境之时以防万一抛下了三个分身进入不同的小世界。

    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容徽重生到了剑灵派这个分身上。

    而另外两个因为容徽的修为不够,无法撕开空间裂缝去寻。

    其中一个经常分享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另一个则刻意屏蔽容徽的感知。

    容徽机缘巧合到了妖魔族的仙灵圣地,又听到方才那个雪人一族为首之人唤她少主,见她拿着仙剑也不觉得惊奇,甚至连问都不问。

    屏蔽容徽感知的另一个分身已经浮出水面。

    “玄黄在列,千里追魂,去!”

    玄金色灵力从容徽指尖飞出,朝东方急射而去。

    “追魂咒只能追寻到分身的所在之处。”容徽忧心忡忡的望着东方,眉宇间溢出一缕红光,“别让我失望。”

    容徽对分身的态度是,如无意外,不会横加干涉分身的人生。

    每一个分身都是独立人格,不受到本体的影响。

    容徽给各个分身唯一下达的命令是让她们低调一些,莫让蓬莱阁之人寻到。

    据她所知,蓬莱阁有一种秘术能利用分身和本体之间的感应控制分身,而后影响本体,最后取而代之。

    这种秘术极其阴毒,残忍,属于禁术。

    “当务之急是找到分身。”容徽悠长的目光眺望雾沉沉的天空,呢喃道:“本体对分身有绝对的压制力,找到你,我就能知道便能抽取你的记忆,知道你这些年在干什么?为何屏蔽我。”

    是妖魔界这个分身得高人指点,知道她根本不是她自己,所以屏蔽了本体的感应。

    还是这本就是个误会。

    容徽不得而知。

    既阴差阳错来到妖魔界的仙灵圣地。

    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分身为何会落入妖魔界的。

    容徽担忧黑山遗迹的弟子们,她拿出山河鉴调用灵力查探黑山遗迹的情况。

    兴许是两个不同小世界之间有特殊屏蔽。

    容徽识海内的方寸山河雾蒙蒙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感应到弟子们安全无虞。

    除此之外。

    方寸山河上空的星空也出现了变化。

    代表剑灵派的北极星有回归正位之势。

    代表剑灵派的辅星已移位。

    星云图因为这两处小小的改变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知过了多久,容徽感应到陆瑶瑶的气息,她缓缓睁开双眼便看见一束青光由远及近落在地上,“小绒球,你摊上大事了。”

    容徽扯掉结界,老神在在道:“什么大事?”

    陆瑶瑶神色紧张,“你知道刚才那些跪拜你的是谁吗?”

    容徽摇头。

    “是魔宫的守卫。”陆瑶瑶拿出一张画递给容徽,“刚才他们把你认错成为魔宫少主才对你毕恭毕敬,此地危险,咱们快走。”

    毕竟在妖魔族的地盘上。

    陆瑶瑶深知自己几斤几两。

    小绒球是分神境高手,进进出出肯定没问题。

    自己毕竟只是出窍境,陆瑶瑶不想拖容徽后腿。

    “你逼问的那个小妖有说魔宫少主的生平事迹吗?”

    容徽手捧画卷。

    画卷上画着一个身着黑红裙装的女修。

    女修眉间映着妖异的花纹,她手持华丽的长鞭,颐指气使的踩在一个小妖身上睥睨众生,一副老天第二她第一的嚣张模样,狂妄得不可一世,

    “魔主女修有什么好说的,无非杀人放火畜生罢了。”陆瑶瑶双唇一抿,“小绒球你生在剑灵派碰到的妖族都是那些被你们调教得乖顺的弟子,被驯化的,伪装成人的妖物。

    我自幼在蜀中长大。

    蜀中与十万大山的妖魔族相邻,从小战战兢兢的活着,生怕自己眼睛一闭一睁就落到了杀人,吃人,用人做祭品的妖魔族手中。

    当年我被掌门师兄带上青城派之前,镇上便被妖魔族洗劫一空,死了很多邻里乡亲,小时候的玩伴,对我好的哥哥姐姐。

    幸运的是我家家境不错,每年都去青城派求各种能驱邪的法宝才免除一劫。

    小绒球,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么幸运。

    你对鬼修的恨,就是我对妖魔族的恨。

    这些活在天道规则之下苟且偷生的败类垃圾渣滓总有一天会被连根拔起。

    倘若有一天我能飞升。

    定要斩断妖魔族的神台,断绝他们飞升的希望,我要封印宇宙洪荒内所有的妖魔族,让他们生生世世不入轮回,永世不得翻身!”

    人为万物之灵。

    乃是神按照自己的容貌捏造,魂魄里天生都带着神的祝福。

    每个能沟通天地,呼吸吐纳的人都有飞升的可能。

    妖魔鬼怪用人血做祭,事半功倍。

    吸食人的精血修炼者也不计其数。

    容徽看着神色激动的好友,她能体会陆瑶瑶的痛苦。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那个分身。

    如果那道分身真如陆瑶瑶所言,她是无恶不作的邪魔外道,容徽亲手斩杀。

    “要撕开空间裂缝离开仙灵城得找到泉客珠。”容徽拉着好友的手耐心的安抚她激动的情绪,“修为抵达分神境的修士可以撕开空间裂缝的前提是拥有一件神器,只有神器才能叩开天门撕裂空间,用什么神器进入的,就得用什么神器离开,瑶瑶,你别急,我们先找到泉客珠。”

    容徽手里有山河鉴,此方神器,号令修仙界,自然能叩开天门,撕裂空间。

    因另两个分身并未影响到什么。

    加上蓬莱阁已经盯上了剑灵派。

    容徽当务之急是提升修而不是去处理分身,所以她想先将修为提升到合体境再说。

    分身对修士而言不仅是给自己留下的生路。

    也是.....

    也是蕴养灵力的罐子。

    言下之意便是容徽能通过本体对分身的压制吸纳分身的灵力,将其据为己有。

    “早知道让你劈开泉客珠会引来这么多麻烦,就不会让你以身犯险了。”

    陆瑶瑶小脸一皱,“对不起啊,小绒球,我当时看到弟子们被泉客珠影响了心智,见到你后一激动,就不管不顾了。”

    “姐妹之间说这些就见外了。”

    容徽笑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弟子们何其无辜要受到泉客珠的折磨。

    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东胜神洲,对泉客珠知道多少?

    泉客珠出现在我离开黑山遗迹之后,显然对我有所忌惮,拿泉客珠出来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这几个问题是容徽迫切想知道的。

    容徽准备在万流城寻陆瑶瑶的时候和章远道亲切友好的交流一番。

    章远道的原话是:“宫主是分神境大能,除非你或者沈书简,谁能悄无声息的暗算他,你看不起我可以,但不能看不起少宫主。”

    他这番话告诉容徽,璇玑说周曦被人暗算的事情是有人故意宣布假消息。

    “我云游四方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修为高深的前辈,他告诉我,如果我想得偿所愿,可以来东胜神洲的黑山地洞找这里的雪人一族。”

    陆瑶瑶握紧师兄的本命仙剑。

    仙剑内存了赵逍遥的一魂一魄。

    当年陆瑶瑶将青城派掌门令寄给容徽,容徽转赠给沈书简后,沈书简投桃报李,告诉陆瑶瑶用剑蕴养魂魄的方法。

    倘若有机缘,赵逍遥醒来之后兴许能成为剑灵。

    剑灵可以修魂力,凝出实体,只需要小心调整,便能与常人无异。

    容徽深深地看了陆瑶瑶的佩剑,没说话。

    容徽对赵逍遥的记忆停在那个眼神不好,带着古怪眼镜的四眼儿里。

    此人心机深沉,和留仙君一脉相承,他的出发点却是为了青城派,不如留仙君那般自私,容徽倒不是很讨厌他。

    “泉客珠这就有得说了。”

    陆瑶瑶抿了一口酒兴致大起。

    “相传泉客珠是一位上古大神的一对眼睛,大神陨落之后,身体归入山川山河,眼耳鼻舌身意归属各处,肉身也分散在宇宙各处。”

    “泉客珠什么时候出现的无人说得清楚,我知道的是这玩意儿原本属于雪人一族,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秘宝,后来被东胜神洲的修道之人抢夺之后,雪人一族便开始吃人报复东胜神洲的人。

    “还有一种说法是泉客珠是从黑山地洞里飞出来的太阳和月亮。”

    “千年前黑山遗迹其实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世界,并不在东胜神洲的大地上,而是在空中,在所有修士都感应不到的地方。”

    “有一天东胜神洲地动山摇,这个小世界被域外飞来的火流星砸中,从空中跌落,这个隐居的神秘部族被发现的同时,秘宝泉客珠从黑山地洞里飞出,引得东胜神洲和雪人一族大战,最后泉客珠落到了白鹿书院手里。”

    白鹿书院在东胜神洲的地位,相当于青云宗在中洲的地位。

    与其泉客珠说是东胜神洲儒道世家共有的宝贝。

    还不如说它就是白鹿书院的私有物。

    “真真假假的传说太多了,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烈酒从陆瑶瑶的喉咙里滑落,滚进胃里,热得滚烫,她低下头,眼角泪光闪烁,“师兄跟我提过泉客珠和黑山地洞,他说当年祖师爷......留仙君也妄图夺走泉客珠。

    后来十万大山的妖魔族突然发难,留仙君不得不回蜀中率领青城派弟子们抵抗,在抵抗的时候,弟子们中了泉客珠凝结的幻阵,死伤惨重。

    这玩意儿和妖魔族,和雪人一族都有关系,是个不祥之物。”

    容徽一直潜心修行,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对泉客珠之类的事情所知甚少,可以说是孤陋寡闻。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泉客珠和妖魔族脱不了干系。

    “所以,你知道我来了东胜神洲,特意去黑山遗迹附近找我?”

    陆瑶瑶点头。

    她很想念容徽,季尘,想念青城派的山水,想念亲朋好友。

    所以,忍不住现身。

    陆瑶瑶哽咽道:“你不在。”

    语气有些委屈。

    容徽失笑,她坐到好友身旁,柔声道:“你和我想一块去了,我去万流城也是去找你。”

    “真的?”

    陆瑶瑶眼睛亮晶晶的。

    “当然。”容徽认真道“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陆瑶瑶破涕为笑。

    “小绒球,我太喜欢你啦!”

    容徽自恋道:“那当然。”

    容徽和陆瑶瑶交换了泉客珠的信息后,她感应到了分身的具体位置。
欢迎访问桑笔小说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s://www.sangbi.com